静若病猫 动若疯兔

【多cp】有味 18


还有一个很短的,如果大家是圣诞老人和驯鹿

杜方大概是这样的

老杜脾气特别坏,一边爬烟囱一边骂娘,然后被小方一脚踹下去。

至于楼诚那边……

明楼大概会堵在烟囱口,明诚费了老劲也推不下去。

相对无言。

阿诚哥:大哥,还是换明台来吧……别等下把裤子挣破了,衣服也是花钱买的


今天黑大头了吗。黑了。


【凌李】熏然弄清影

又名:影子超人李然然

今天黑木楼了吗。黑了。

大哥能完全遮挡住阿诚哥的脑洞来自 @慕慕慕慕良珺 太太,好了,咸鱼继续回锅里躺着去了


01

坊间传闻江州市公安局李副队会妖术。

把各色的小姑娘整的五迷三道的不说,审讯个犯人也搞的神神叨叨的。

门窗紧闭光线昏暗,影子拖得老长,就差点支蜡烛套件袍子跳大神了。


见过李熏然亲哥——在第一医院骨科就职的赵启平大夫的亲友团表示,李副队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会妖法的。

不信你看他哥那作妖的劲儿。


02

胆小的吃瓜群众在面对李副队热情邀请去家里做客的时候连连摆手:你们家估计跟盘丝...

【杜方】来,亲一个

warning ooc

倒霉爱神的设定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写了一半,良心不安觉得应该结个尾,可以说非常有病了


01

分数这件事,七分靠打拼,剩下的基本天注定。

比如方孟韦,背哪道考哪道。

再比如杜见锋,哪里不会考哪里。


考试前毛利民拿着老师给的范围戳一下他:“老杜,你觉得哪几题必考?”

杜见锋拿着讲义仔细斟酌,深思熟虑之后圈出来几道。


毛利民:得嘞,这几道就都不用看了。


02

学校后门有条小吃街,离宿舍楼倒是挺近,就是可惜后门常年锁着,绕一大圈出去吃宵夜吧,吃完回了又饿了。

翻墙其实也行,可是吃...

【东凯】秋月白

儿童节快乐

warning rps,ooc,不妥删,勿扰真人

校园au,高中知识快还完了,勿当真

不好看,崩得乱七八糟,纯粹就是强迫症要把春夏秋冬写完而已

春水暖   夏风熏   冬雪霁 


01

王凯安静的把椅子搬开,脱下书包尽量轻巧的放在桌上。自习室的桌子多有些不稳,他在一头压上了重量,坐在另一头的人手里笔一划,s几乎一笔飞出去。

靳东抬起头。

刚落座的少年和他对视了一秒,圆溜的鹿眼眨巴眨巴,表情夸张的冲他做口型:抱歉。


阳光透过玻璃幕墙照进来,在不知谁留下的胶水印上映...

【凌李】郎骑竹马来

流水账,特别干,我大概是废了

520那天答应考级考完了写给 @慕慕慕慕良珺 太太的,拖欠到现在,太太我尽力了,但还是很难看……

以及,你们太太有一个特别暖的凌李脑洞,快催她写!


01

“给你五分钟从床上爬起来换衣服出门。”

李熏然闭着眼,半天哼出一句:“干嘛?”

“帮我去上……”

“不去。”

“五斤小龙虾。”

“不去。”

“再加一顿火锅。”

“我考虑一下。”

“上次简婶问我瑶瑶有男朋友没有,我好像说替她问问来着。”赵启平一边跑一边打电话,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你说她要知道你李熏然喜欢简瑶会不会特别高兴?”

“小人!”李熏...

【楼诚】朝花夕拾 08

考级前临时抱佛脚被抓去加一节课,攒个人品以及挣扎着复健

朝花夕拾 01 寿桃包   02 爱是勇敢者的特权   03 兔子后来怎么了   04 青青陌上桑   05 谁说了算   06 青门绿玉房   07 秋末晚菘


【睡不醒的冬三月】

春困秋乏夏打盹,冬天,自然是要窝在暖和和的屋子里舒舒服服的睡到明年开春。

有一搭没一搭的看完春晚,明镜嘱咐了兄弟三人别感冒了,就早早去睡了。明楼拿了本...

上次纪梵希见面会的那个梗

杜方荣方都写了

今天荣方那篇突然被屏蔽了

所以 lof的小姐姐是站杜方吗

这大头结巴就表了个白啊

杜方好歹还亲了一下

荣方表示不服!!!

某伪哈迷当年最喜欢的人物是Pro Snape

一是因为他的英音实在好听 

再来就是因为他怼人太6666666了

哎哟那老长的句子呀 从句套从句的 骂人不带脏字 骂的老艺术了

虽然怼小哈利有点没事找事的意思 但是逻辑永远在线

所以你看狮院的院长 虽然觉得他扣分太偏心了 但还是无话可说

不过逻辑这玩意在吵架和讲理这事儿上 得两说

对方逻辑永远在线不好办 

因为吵架吵不过

对方逻辑要是洞多的跟奶酪一样更不好办 

你不知道都往哪里戳 

急的想把这坨发酵了奶制品扔出去吧...

【楼诚】归路许多长 02

01 一幸正逢韶华


【二幸亲友在侧】

清明之后又过了两日,阴沉了大半个月的天总算彻底放了晴,树叶上晶亮的水珠滑落到土里,在阳光下蒸起阵阵潮意。白色的纱帘束在一旁,日头还很高,树影随着微风轻轻晃动,影影绰绰的洒在明诚的小桌上。

先拿打湿的抹布擦一遍,拧干了擦一遍,最后用干燥柔软的毛巾再细细的擦一遍。明诚的手带着毛巾一寸寸细细拭过桌面,木头表面的水分被擦净,另一部分水汽渗了进去,长成木纹的一部分。

笔墨纸砚一一安放好,明诚端正的坐在桌前,明楼绕到身后圈住他,左手在铺好的宣纸上轻轻抹了两下,起手运笔。天刚放晴,湿气重,浓黑的墨顺着宣纸的纹路如细小的蛛丝般四散开来。

明诚背挺得笔直,嵌在...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