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苦 劳资是百香果味的

【东凯】宵夜的一百零八种排列组合

warning ooc,abo只为了揣包子,没有逻辑,我有病!

给骑在墙头的 @我爱小方皮肤好好~ 日常@慕良珺,快写嘛快写嘛

 

01

王凯2016年忙的像个陀螺。

从前绿皮火车上五十块钱一个不带还价的那种电动陀螺,拉一下发条转好久,就这么不带歇气儿的从年头转到年尾。

人闲得时候看见熬夜加班的熊猫都想上去摸摸沾沾气儿,真忙的跳起来了看见退休养老打太极的老头子恨不得啃一口。

更可气的是,都累叉劈了还有人搞事。

 

靳老师最近很得意。

他的剧本都是宝贝,不能丢,搁家里书房专门挪出来一块地儿摆着呢,没事端着茶缸子随便翻翻。

天生觉少干活快。这句词儿写得好,嗯……不过有的事不能快。

哥就是这么能干!

 

02

原本喝喝茶打打球钓钓鱼的夕阳红作息突然做了调整,小爷每天垫着脚站在凳子上看他爹在厨房忙活。

前天包小馄饨。口没封好,一下锅就散了,皮是皮馅是馅,滴了香油洒了葱倒还挺香。做儿子的挺给面子,尝了一口眯着眼想词儿夸他爹:“肉好吃,鲜!”

那肉馅是你凯爸爸调好了打算做蛋饺的,你爹私自挪用就等着被打屁股吧。

今天蒸糍粑。糯米粉清水搅拌成浆,放进涂了油的容器上锅蒸熟,然后扯成小块裹上炒熟的黄豆粉,吃的时候淋上熬化的红糖,又甜又糯。靳东没经验,刚蒸好的糯米浆黏得很,给他粘得满手都是,烫得龇牙咧嘴。

后天炸麻团。夹了豆沙馅儿的糯米团子,裹上细密的白芝麻放进油锅里,小小的一只膨得老大,圆滚滚的一个球。被勒令远离油锅的小爷够着身子瞧,厨艺见长的他爹一边往麻团上淋油一边自夸:“怎么样,你爹的手艺不比大厨差劲吧。”

噗嗤一声,最圆最大的那个炸开一个口子漏了气。

 

03

新揣上的小包子特别乖,不吵不闹,就是胃口好,连带着他爸都跟着多长了二两肉。靳东坐在床边替累得不想动的小狮子吹头发,又细又软的小卷儿,轻的跟云朵似的在手心打颤。拿被子将他裹好,在线条变得略微柔和的侧脸上轻轻掐了一下,又亲了一口,特别的满意。

小狮子砸吧了两下,迷迷糊糊咕哝了一句:“想吃糍粑。”

王凯近来口味有变,嗜甜,靳东得令颠颠的去厨房热糍粑熬糖浆的时候抽空想,这回八成是个闺女。大大的眼睛古灵精怪的,手指跟他爸一样长,穿着蓬蓬裙系着蝴蝶结弹钢琴。

我闺女世界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

要说当爹的都喜欢乱想,糖浆咕噜咕噜冒泡的功夫,他已经想到要把敢染指小姑娘的臭小子打断腿。

你再继续咬牙切齿糖就要熬糊了好吗,还不快点把火给关了。

 

04

靳东数着个数往锅里下饺子,剩下的放回速冻,等着赚钱养家的那个回来宵夜。拿锅铲推了推以免糊了底,点了第一道水插着腰在旁边等着,抽油烟机呜呜的响声中听见儿子在外面不知道喊了啥,刚探了头就被油乎乎的小爪子拽住衣服下摆往外拖:“凯爸爸,快来看凯爸爸。”

手一伸让儿子挂在上头,大长腿几步走到电视前面,父子俩一起叉着腿站在电视前面傻笑听王凯唱《新年好》。这年头都是高清,每一个毛孔都清晰的无所遁形。大抵当演员的都有这个本事,都累的能就地睡着了,一看见摄影机也能精神的跟刚打了两升鸡血一样。靳东看着心疼,打定主意2017年必须让他腾出空来休息。

这个年末王凯虽然在北京,但每天起早贪黑的脚不点地,小孩子觉多,见到他的次数屈指可数,奶声奶气的跟着一起唱完了上去就要抱着电视香一口,被他爹一把提溜住衣领,揉了揉儿子一脑袋细软的毛:“凯爸爸晚上就回来啦!”

小爷郑重的看着他爹:“我要是睡着了,你一定要叫我。”

靳东拿着锅铲一脸严肃:“保证叫你。”

叫不起来真不怪我。

 

05

王凯的节目在第四个,靳东正削了苹果切开去核,小爷手上拿了四分之一,他正在切第二瓣,听见朱军说“一对儿……”的时候皱眉抬头,儿化音乱用容易出事啊!

小爷全不知他爹的心路历程,抓着刚咬了一口的苹果站在沙发上蹦跶:“凯爸爸凯爸爸!”

西装是真谈不上多好看,但架不住脸好,谁还去管衣服。爷俩一个抓着苹果一个抓着刀,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不带眨眼的。靳东看见王凯左手往小腹上搭,一个没绷住扯开嘴角笑的停不下来,小公主这算是和全国观众打了个招呼啊,起点真够高的!

一首歌唱完两人往台下走,串词的时候胡歌问王凯:“你最喜欢什么节目?”

还没等电视里的王凯回答,小爷已经在旁边嚷起来:“凯爸爸唱歌!”

靳东把靠着沙发背站着的儿子拽下来坐好,手里的苹果给重新塞好:“快吃吧,你个小复读机。”

 

06

还没等到王凯演出结束的采访,小爷就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靳东把儿子抱回房,小家伙眯着眼犯迷糊的样子和他爸一模一样,脑袋往他爹怀里扎,口齿不清:“我要等凯爸爸。”

“你先睡,凯爸爸回来了叫你。”

“好,一定要叫我。”

最后一个“我”字还没说完就没声儿了,靳东把床头灯调到最暗,狮子玩偶放到他后脑勺压着,免得他把被子挣散了漏风。

 

采访结束了王凯就赶紧往家里跑,紧赶慢赶回到家也十一点多了。钥匙在保姆车上就拿出来攥在手里了,捅进锁眼里刚扭了第一下门就被推开了,他跳着往后退了一步,钥匙还没来得及拔出来就被人抱了个满怀,暖化了一身寒气。

靳东蹭了蹭他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尖,摁住王凯从衣服下摆探进去贴在自己肚子上取暖的手:“小坏蛋。”

使坏的那个理直气壮:“你脂肪层厚,不怕冷。”

试吃陪吃的家庭煮夫近来出镜胖了一圈,箍着怀里瘦子的细腰挠他的痒痒肉:“是谁嚷嚷着要吃,结果最后剩一桌的,嗯?”

最后从鼻子哼出来的气音钻进王凯的耳朵里,小腿肚子直发软,招呼没打一个搂了人脖子往他身上跳:“孩儿他爸,抱。”

抱着俩宝贝生怕摔了,靳东艰难的腾出一只手要关门,就听见王凯叫:“钥匙,钥匙还没拔!”

靳东托着他屁股,恶狠狠的作势要咬他耳朵,王凯歪着身子盒盒盒盒笑着躲。王凯烟瘾不重,有了儿子之后更是不怎么抽了,靳东戒了几次没完全戒掉,只是抽的没有以前凶,偶尔瘾实在上来了就躲出去抽一根,散的差不多了再进屋,身上总萦绕着浅淡的烟草味,冷风凛冽的香气夹杂着,王凯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满足的深吸了一口,任由靳东抱着他一二一的挪到门外拔了钥匙关了门。

 

07

王凯刚才把手塞子靳东脖子后暖热了点,又搓了搓,放在脸上捂了捂才推门去看儿子。小爷睡得香甜,小脸红扑扑的。他翻了个身和靳东放着的狮子玩偶头挨头,王凯把玩偶挪开了点,重新给儿子掖了掖被子,倾身在他脸颊上嘬了一口,就着昏黄的灯光看着小东西,心里的欢喜几乎要溢出来。小孩子长得快,前几个月还像他多一点,最近越长越像靳东,真想每天守着看他一点一点的变化。

门被轻轻推开,靳东也跟床边坐下,看看儿子又看看王凯,暖呼呼的大手探到他的小腹:“吃饭了,别饿着咱闺女。”

王凯一把给他拍开:“你又知道是闺女了,美得你。”

“那当然,我已经很习惯心想事成了。”

“岁数真是跟脸皮成正比。”

“实话实说而已。”

“小点声儿,当心吵醒儿子。”

“不吵他,我们出去说。”

“说什么,说靳老师臭不要脸。”

“嘿,我还真是要整肃家风了啊。”

 

08

电视还开着,音量调的很低,后面的节目基本就是图个乐呵,五颜六色鲜艳的厉害。家里除了过道只餐桌上吊着的一盏小灯亮着,明黄的灯光投下影子,把两人拢在里面。王凯抱着一大海碗鸡汤饺子,吃两个往靳东嘴里塞一口,全然不顾他“我吃饱了”的念叨。

“一个人吃多没意思。”

“侯三儿前两天还说,我在家给你做饭,结果到头来全长我身上了。”

王凯筷子上的饺子扑通一声掉碗里,盒盒盒盒笑着重新夹起来咬了半口,剩下一半塞给靳东:“多吃点靳老师,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

 

油乎乎的大鸡腿吃了一半实在吃不下,王凯吃的手脚都热起来,背后也开始隐隐冒汗,又喝了两口汤,摇摇头把碗往靳东面前推。

靳东想起去年在王凯家,王妈妈一筷子夹到不爱吃的香菜,转头放进了王爸爸碗里只吃牛肉,王爸爸嘴上说着“难道我是饭桶吗”却还是吃的干干净净。

靳东任命的扫光他剩下的半只鸡腿和小半碗汤,感觉下一秒就能打个饱嗝:“我现在跟咱爸一样,就是家里的饭桶。”

“盒盒盒盒靳老师就算是饭桶,也是最好看的那个。”他俩并排坐着,王凯侧过身同他膝盖顶着膝盖,在他也油光锃亮的唇上亲了一下,一股芹菜饺子味,在身后的漫天烟火里眉眼带笑。

“新年快乐,靳东老师。”

“新年快乐,王凯同学。”

 

09

越是风雨,越是心手紧握。

爱相拥,不能夺。

永恒的情与幻梦交错,越是长久越是恋恋不舍。

爱相拥,在此刻。*

 

——END


心想事成,平安顺遂!

*其实就是看见手搭在肚子上想歪了,然后想写亲儿子,脑补靳老师宵夜吃胖了,还有吃剩饭【饭桶是我爸说的,虽然他吃的是我剩下的……

歌词开始觉得像楼诚BE,后来发现改了,瞬间变成HE了吼吼


一个该吃药的目录

评论(27)
热度(263)